吉利百代

感谢你的喜欢!
只会发图在loft(或者比较少用的wb@尤吉牧场)

顿顿我的@Gregio

【轰出】恋爱重启

看完了!!!!

我好喜欢!!!!!😭😭😭😭😭
我哭爆呜呜呜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太甜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南南劳斯我爱你!!!!!!太甜了我的天我爱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情绪激动语言能力突然低下呜呜呜

南❄️:

*轰出 英雄社会大学时代设定 无其他CP

*OOC

*是 @吉利百代 老师迟到的生贺,希望能够喜欢

*BGM:伊东歌词太郎-《春に一番近い街》


 出现了很多迷之外语,外语水平真的很烂,吐槽请留情qwq
然后,这篇又名《轰出之好想急死你》

1

热闹的礼堂,透过发丝绿谷看见那人雪白的脖颈。

十八岁的生日还没到,却依旧迟来一步的初恋。

并肩出校门的时候,绿谷低着头,他有话想要对轰焦冻说。

毕业证书被紧握在手中,过去三年间属于两人的点滴在头脑中循环——

无意间触碰的肩膀,午餐时抬头看到那人低垂的双眼,阳光从教室的窗户透进来照在两人的作业本上。

现在想来这份感情所带来的点点滴滴在时光的渲染下是如此的动人。

自己的确是太过迟钝了。

在高中三年的最后一天才意识到自己喜欢轰这种事情,说给别人听估计也会被嘲笑吧。绿谷低着头看着地上两人的影子分开又重叠,然后一起消失在校门的阴影里。

绿谷看着轰,想说些什么,却和爱情电视剧里一样怎么也说不出口。

“快点说啊!”他在内心催促自己,嘴巴张了又闭,喉咙发出无意义的声音。

自己现在的样子不用想也非常好笑,绿谷心想,却还是挣扎着想要和轰说些什么——

哪怕是谢谢他在这三年给自己带来这么充实美好的回忆也好。

 

“那个,轰君……”

“绿谷,我……”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却都没能把话说完。

“你先说吧。”轰动了动右手示意道。

“我……我没什么的,”绿谷总算鼓起勇气抬起了头,紧张地对上轰那双漂亮的眼睛,道,“还是轰君先说吧。”

“…………”

“轰君刚刚……想和我说什么?”

“没,没什么。”

气氛一下子变得极为尴尬起来。绿谷看着轰的侧脸,心中竟有些庆幸自己被打断的话语。

在这个情况下自己能说些什么呢?

如果被轰君讨厌了……

想到这里,自己似乎太过发达的泪腺便开始酸了起来,晶莹的泪珠在眼眶里打转。

绿谷侧过头,不让轰看见自己不像样子的脸。

两人仍旧并排走着,在夕阳的余晖中他看见了车站的影子。

“再见,轰君。”绿谷听见自己的声音说出道别的话语,“有机会……多联系。”

“嗯……”

 

“再见……绿谷。”

 

 

2

“我来了——”

“因为——我来了——”

绿谷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重重地拍在闹钟上,然后把整个人团成一团,缩回厚重的被子里。

“Good morning,Mr Midoriya.Time for breakfast~ ”慈祥的房东太太敲响了绿谷的房门,温柔地说道。

“もうちょっと寝させて下さい……(让我再睡会儿……)”绿谷有气无力道。

“Mr Midoriya?”

绿谷迷迷糊糊地把头伸出被子,接触冬日冰冷的空气。看着周遭的装潢,绿谷才意识到自己早已身在海外。

“OK!!”绿谷连忙道,“Just wait me a minute.”

“All right.”房东太太在门口说道,随即是她离开的脚步声。

绿谷从床头的衣架上取下自己昨日整理好的衣服,快速地穿着整齐,然后从被子里翻出自己的手机,走出了房门。

这是他来到美国的第三个月。

雄英毕业后他如愿地收到了志愿大学英雄科的录取通知书,并开始了一边在欧鲁迈特事务所工作服役,一边在大学继续研读深造的生活。

雄英的学生毕业后工作面并不狭窄,就拿英雄科的学生为例,毕业后可以直接加入事务所开展英雄活动,按照个人的志向选择其他就业途径的也很多。当然,像绿谷这样考入了著名学府英雄科继续研读的人也大有人在。

拿到许可的时候绿谷也曾动摇过,毕竟人的精力有限,就算自己有意二者兼顾,但是自己到底能不能很好地做到的确是个非常大的问题。就此他和欧鲁迈特商量过:

“如果你想的话就一定可以做到。”欧鲁迈特从口袋里拿出印着“ALL MIGHT”的白色手帕为绿谷擦了擦训练后额角的汗,道:“但是不要太勉强自己哦。”

虽然是这样说,但是兼顾大学学业和身为英雄的职责本身就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徘徊在大学课堂和战斗现场之间,艰难地平衡着二者的关系,绿谷煎熬了整整两年。大三的时候,绿谷在欧鲁迈特的推荐下得到了一个出国游学的机会,游学时间长达一年,游学路线遍及北美和整个大半个欧洲。

“我我我我……我不行的啦——”绿谷拉着欧鲁迈特的手道,“我外语完全没办——”

“NO PLOBLEM!BELIEVE ME!”欧鲁迈特恢复了两秒肌肉形态,露出他的标志性笑容,然后在一瞬间恢复真实的模样,剧烈地咳嗽起来。

“您悠着点啊!!”绿谷连忙上前扶他坐到沙发上,道:“您说的我都信,但是……”

“但是你不想离开日本?”

“……”

“因为工作?”欧鲁迈特倚在沙发上,看向一边低着头的绿谷。

“……是。”绿谷道。

“我年轻的时候在美国呆过很长一段时间。”

“……”

“那是一个很神奇的国家,我在那里见到了很多很不可思议的东西,这让我对于自己作为英雄的一切有了新的见解。”

“《英雄周刊欧鲁迈特特辑vol.3》。”

“诶?什么?我没听清。”

“不不不,没什么,我只是想起之前你在杂志采访上也说过这句话……”

“嗯,我的确是说过。”欧鲁迈特笑道,“记忆力好对于英雄,不是坏事。”

“但是绿谷少年,对于英雄来说,广阔的视野更加不是坏事。”

“我希望你能出去看看。”

“就一年,然后变成更加优秀的英雄,回到这片需要你的土地上。”

 

3

绿谷坐在小食堂的餐桌前,看着昨夜的聊天记录。

绿谷不太在群里说话,但是没事的时候他还是很喜欢看群里大家吵吵嚷嚷分享自己的生活点滴的样子。

这让他有一种回到雄英的感觉。

群里峰田又被女生们“围殴”了,他一边抗议一边继续着自己的糟糕话题。

“你就别吵了,群主快给他个禁言!”叶隐玩笑道。

“为什么这样说我!”峰田发了个流泪的表情包,接着道:“我不就是比轰的帅气差那么一点点吗?大概一纳米左右。”

“你上次也说比我难看一纳米的。”上鸣突然发了一条语音,语音里可以听见市井独有的嘈杂。

“上鸣你还在巡逻啊,不是说今天放假?”耳郎道。

“前辈约会请假!!”上鸣的语音里满是抱怨,“我,被秀恩爱,还加班!”

“没人权!!”

群里听着他的抱怨全都大笑以示同情。绿谷听着也笑出了声。

列表里那个人的头像亮着,绿谷时常会想他是不是和自己一样正默默地看着这字里行间的嬉笑怒骂。

毕业两年,绿谷只在一次聚会上看见了轰的背影。他站在安德瓦的身边,穿着剪裁合身的西装。

和在雄英的时候不同,那时的他看起来要更加成熟,更加……难以靠近。

为了赶终电,绿谷在聚会结束前提早了不少溜出了会场,在会场门口看见了正在打电话的轰。

轰看见他来了,挂断了电话,把手机放进口袋,道:“我不知道你也来了。”

“嗯……刚刚,看见你很忙的样子所以没能上去打招呼。”

“嗯……”

“那,那我先走了,再晚就没车回家了。”

“……我送你。”

“你要和安德瓦一起回去的吧,”绿谷抱着已经换下的礼服道:“我一个人没事的。”

“……”

黑暗中绿谷看不清轰的表情,隐约看见他点了点头:

“路上小心。”

“好的。”绿谷回道。

绿谷逃似的离开了会场,跑出会场之前他回头看见会场二楼的阳台上正伫立着一个熟悉的人影——是轰。

绿谷加快了脚步,他不知道自己在躲避什么,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在这种情况下变得如此狼狈。自己对轰的单恋并未结束,在他见到轰的那一刻这一结论便变得无比明晰,但是这份心情注定在那个下午之后就不再会有任何拥有结果的可能。

他心里明白,比任何人都明白。

轰在毕业后选择了和绿谷一样的道路,他就读的学校离安德瓦的事务所很近,听说除了学校的课程他还要跟着安德瓦学习怎么运营事务所的各项事宜。他上个月上了报纸,因为捕获了一名臭名昭著的通缉犯,他上上个月休假了,休假的时候哪里也没去,在老家的大宅你呆了一个星期。

每当想到这里,绿谷心中的罪恶感就源源不断地涌上心头。

自己就像是个变态一样收集着属于对方的所有消息,然后用以填补由自己的迟钝与不争所带来的遗憾。

“我真是,太糟糕了。”

绿谷这样说着,坐上了今夜最后一班通往他那座藏着他所有秘密的小屋去了。

 

3

在美国的游学并不如他先前想象的那么轻松,在开始一切课程之前绿谷先去了一趟后勤室,拜托那里的辅导老师帮他处理了一下昨天和一名泰国留学生友谊赛时留下的伤口。

每到这时候,绿谷都会无比的想念起复原女郎来。

“Thank you.”绿谷向穿着火辣的金发女子道谢后红着脸走到多媒体教室,在一个活动椅上坐下,从书包里拿出自己的英雄笔记 no.56。

虽然之前欧鲁迈特建议过他使用电子设备记录,以便于归纳存档,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绿谷还是喜欢记在本子上这种踏实的触感。

出发之前绿谷翻过自己之前的笔记,和之前相比现在的记录变得更加简练而有针对性,这点让绿谷非常开心。毕竟无论什么时候,进步都是让人愉悦的存在。

绿谷躺在床上看这自己中学时稚嫩的字体,不知为何的,当时的记忆随着这泛黄的书页重新回到了绿谷的脑海里。水渍,啊,是忘记带伞的那次;酱油……这是之前和切岛他们去吃拉面的时候上鸣不小心打翻的。……爆炸,水渍……页面中心巨大的签名。

这是一切的开始。

绿谷用手指摩挲着那不平的页面,记忆如汹涌的海潮……绿谷看着本子上自己所写的一切。

 

“轰焦冻,个性,半冷半燃……”

“是安德瓦的儿子,个性超级厉害。”

“战斗形式是中、远距离战斗,但是体术也非常强大。在X次练习中……”

“不知道为什么,不太好相处的样子……”

 

“诶……那时候的轰君是……不过好像真的是这个样子的。”绿谷笑着闭上眼睛,脑海里映出的却不是最初相遇时轰的样子。

那是一双始终温柔地注视着自己的眼睛。

不知从何时开始,这份温柔便像是会上瘾的药物一般让自己无法自拔。

随之而来的,是更多带着遗憾的绝望。

 

高大的黑人老师走进了教室,打开了教室中央的大屏幕开始介绍美国家喻户晓英雄和他们的光辉战绩。绿谷看着屏幕上映出的精彩战斗画面入了迷,以此得以在属于未来英雄的道路上获得那份复杂情感之外的一瞬休憩。

 

4

按照游学的安排,绿谷下周就要离开华盛顿去往渥太华,结束明天的课程后他将会有三天的时间在美国自由游历。学校决定在今晚为参加游学的学生们举办一场送别排队。

绿谷一直不擅长这样的场合,本想请假休息,但是上次和绿谷比试时用个性利刃划伤绿谷的泰国留学生拿着印着印着自由女神像的T恤过来吃力地用英语说道:“上次,对不起了刺伤你,这个是,给你的礼物。今晚可以一起参加派对吗?”

绿谷不好意思地收下礼物,并且答应了他的邀请。

当天晚上绿谷穿着那件T恤走进了食堂,房东太太也在人群中,正和校长面对面跳着简单的舞蹈。

绿谷拿了一杯饮料,坐到一边的排椅上,看着璀璨灯光下狂欢的同学们。

“LET’S HAVE AGAME!”

在干杯声中,绿谷听见音响里传来这样的声音。

 

5

第二天绿谷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没换衣服,缩在白色的被子里。

头痛欲裂,到处都有一股酒精的味道。

绿谷看了一眼闹钟,已经中午十二点了。吓了一跳,绿谷连忙拿出手机想向授课老师说明自己的情况,这才反应过来这一天的课在下午两点才开始。

虚惊一场的绿谷又一次恢复了宿醉模式,大字型躺在床上发呆。

自己,昨天就喝了一杯啤酒——在自己有记忆的情况下。

后来是怎么发展到这个地步的呢?

虽然知道自己酒量不好,但是也不至于到这个地步……啊,对,有人说要玩游戏的来着。然后……然后怎么着?啊……头痛,头好痛……啊……嘶……对,他们说墙角的人开始掷骰子,然后我,好像运气特别不好。然后……真心话大冒险,就,大冒险了……然后喝了……

啊,想起来了,自己昨天为了早点回去,喝得太快。周围的留学生都开始起哄,说自己有奇妙的东方魔法能够千杯不醉然后——

绿谷把自己的脸埋在枕头里不愿再回想昨晚的事。

但是没记错的话最后还是那个泰国哥们把自己送回来的,下午要向人家道谢……当时好像还交换了联系方式。绿谷稍微转了下头,手机已经开好机了,锁屏显示了自己的未读邮件和消息提醒。

屏幕中间,两行不起眼的字吸引了绿谷的全部注意力——

“你醒了吗?”

“宿醉记得去找点药吃,绿谷。”——轰焦冻

 

“诶?????!!!!!”

 

 

6

“发……发生了什么事?”

“为……为什么轰君会,会主动联系我?”

“不,他他他他,他怎么知道我喝醉了……诶?诶???难道是监控?诶???!”

绿谷迟疑再三,终于解开了锁屏,打开了消息界面。

“起来了,轰君怎么知道我喝醉了。”

不行,太过生硬了,删除,重新输入。

“我醒了,抱歉让您担心了我已经没事了,非常感谢您”

“虽然很失礼但是请问您是怎么知道我喝醉了的呢?”

不行……全敬语太正式了,删除,重新输入。

绿谷写了删删了写,半天没把消息发出去。

结果界面一闪——

“你昨天醉醺醺地打电话给我。”

轰像是读心一般地发来消息。

“你和我说了很多自己被灌酒,在美国英语不好闹了很多笑话。”

“你说回去一定要好好学英语,叫我监督你。”

“……”绿谷一时不知道怎么回复轰才好,纠结半天发了一个“ORZ”出去。

“我还是第一次知道你醉酒后话这么多。”

绿谷被他这话说得有点不爽……虽然莫名其妙打电话过去缠着人家说了这么多有得没得是自己的错但是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情。

“那可真是抱歉呢。”绿谷刚要按下发送,收到了轰的消息:
“不过挺可爱的。”

 

……

…………

……………………?

 

绿谷坐在床上,因为心情波动,又一次头痛起来。

 

 

7

去上课的路上,绿谷翻了自己的通话记录。

昨晚一点左右的时候自己给轰打了个长达四十分钟的电话……

自己有理由相信自己醉酒时和轰说的绝对不止轰告诉自己的那么多。

所以为什么自己昨天不按下录音按钮?……不过谁家醉的不省人事的时候还记得录音通话啊!!

绿谷心中紧张,连只放了两三本书的书包都变得沉重起来。

自己昨天不会向轰兜底了吧……那他会怎么想自己……

被自己暗恋,轰一定会觉得困扰吧。这不是绿谷想要看到的。

但是既然今天轰会主动联系自己,应该也没那么坏……

绿谷想着,在上课关闭手机之前编辑了一条消息,按下了发送。

 

8

“昨天,我到底和你说了些什么。”

绿谷这样问轰。

下课的时候绿谷饱怀期待地打开了手机,轰还没有回复。

绿谷看了一眼时间,算来日本也是深夜了。便也没再想更多,回寝室收拾起行李来。

绿谷买了今晚的车票,他的行李不多,简单的收拾之后从甩水机拿出那件印着自由女神的T恤走出了房间。

走之前绿谷和房东太太告了别,房东太太往他的口袋里塞了不少自制的曲奇饼。绿谷笑着接过,然后拿起手机和房东太太合了个影。

绿谷坐在旅游大巴车上的时候看着和房东太太的合影,切换回轰一直没有回复的界面。

不知为何,绿谷突然很想把这张照片发给轰看看。

绿谷选择了图片,然后发给了轰。

“在华盛顿的房东是个非常和蔼的老太太,还送给了我这——么多的曲奇饼。”

发完绿谷也觉得自己幼稚,忍住撤回的欲望。绿谷把手机塞进口袋,看了眼时间,已经晚上十二点了。

 “日本应该还是白天吧。”绿谷想着,靠在椅背上闭上了眼睛。

 

9

“你还说你其实挺喜欢喝啤酒的。”

“然后说自己没醉,叫我好好听你说话。”

“[图片]”

“今天的早饭。”

绿谷醒来的时候看着轰的回复里猪排饭的照片一时语塞。

自己是喜欢喝啤酒没错,但是这点儿?怎么可能,轰一定还有事情瞒着自己。

还有,早餐吃猪排饭?这是存心气自己吗……

来美国三个月,虽然说饮食方面承办方都尽心尽责,但是这改变不了自己怀念家乡美食的心啊……

看着猪排饭的照片,绿谷咽了口口水。

“吃吃吃,胖死你。”

想象了一下胖成球的轰,绿谷不禁笑出了声。

 

10

当天晚上绿谷搭火车离开华盛顿前往纽约,他本想象过和电影里一样沿95号公路乘车去纽约的,但是不论是时间还是游学预算都不允许他这样做。

上火车之前他拍了一张火车站的照片发给了欧鲁迈特,欧鲁迈特回信息的速度总是很慢,绿谷站在候车室,划着手机里的未读消息。

现在是美国时间21点,换算过来是日本时间应是正午。轰的头像亮着,有些过分可爱的卡通荞麦面,怎么想都有点不符合他本人的气质。这是他高二那年换的,在那年愚人节夜晚的整蛊里轰面无表情地按照班上女孩子的要求换上了这个头像,从此便再没改过了。绿谷想起那时周围同自己一起笑的少年少女,被大家包围着的轰那平静而温暖的表情。

一切都是那般的鲜活,就像是昨天发生的事情一般。

轰的脸在记忆力是那般样的近,那般的清晰。

绿谷没办法再想下去,自己这毕业后的三年里竟是这般的没有长进。

绿谷咬咬牙,点开了和轰的聊天界面,把刚刚拍下的照片发了出去。

“下一站是纽约。”

他如是对轰说道。

 

火车晚点了大概半个小时,在这半个小时里欧鲁迈特回了绿谷消息,说自己之前难得地和格兰特里诺喝了点酒,说了很多有关绿谷事情。

绿谷自然觉得不好意思,两位都是自己的恩师,自己作为一名英雄还有太多的不足,也不知道他们是怎样说自己的。

如果有可能的话,想要参与其中啊……绿谷虽是这样想,却只能回复欧鲁迈特几个表情符号,以表示自己由衷的感谢。

虽然是通宵的火车,但是为了节省路费,绿谷还是选择了坐票。

座位靠窗,这个时间的车站窗外已没太多灯光.

 

身边位置的旅客应是还没上车,绿谷不好意思笑着地对着对面抱着睡着的孩子的旅客打了个招呼,然后把自己背着的行李放上了行李架。

绿谷坐下的时候手机从裤袋里滑了出来,他的左手边没人,手机的屏幕亮着照在皮质的座椅上。绿谷拿起手机:

“: )”

 

“…………”

“……………………”

“………………………………!!”

绿谷连忙捂住脸,好不让自己的表情和即将发出的怪声吵醒对面的母子,他看着手机里轰发给他的表情符激动了半天,双手按在颜文字的带选区半天不知道回些什么。

他好不容易让自己冷静下来,对着手机想自己应该如何应对这可爱得有些过分的回复,火车轰隆,不知为何,绿谷觉得火车上的暖气开得有点足。倚在窗边,带着前夜的喜悦和这份温暖,他沉沉睡去。再醒来的时候已是凌晨。

乘务员温柔地提醒他火车即将到达终点站,是时候起来准备下车了。

绿谷红着脸向乘务员道谢,手里还紧紧攥着因为屏幕亮了一晚上而发着烫的手机。

 

11

绿谷最终还是没想好应该怎么回复轰的颜文字。

但是这无疑给他打了一剂鸡血,他本是不怎么喜欢拍照的人,在纽约的街头倒是拿着手机像是个摄影博主般狂拍起来。

硬要说的话他的兴奋并不完全是来自轰焦冻,他想来这座城市太久太久了。自小对欧鲁迈特的英雄事迹耳闻目染,理所当然地是对他神秘的留美时期充满好奇。绿谷向往欧鲁迈特,也向往纽约,只是在这份憧憬之外带上了一份暧昧的暖甜。

绿谷在羽绒外套里穿着那件印花T恤,对着镜头紧张但是傻乎乎地笑。他不擅长自拍,也不知道自己拍的算是好看还是不好看,但是这种感觉很好,他想要和别人分享自己在异国心愿成真的喜悦,想要和自己最重要的人一起为之而雀跃欢欣。

这是一种很纯粹的情感,其中虽然夹杂着几丝与生俱来的忧虑,却在这份巨大的快乐中得以完全忽略不计。

他不记得那天自己给欧鲁迈特、给母亲……给轰,发了多少照片,自己又有多少自己觉得今后会觉得傻得过分的模样被他人所看到,但是这一刻一切都不那么重要了。

纽约的街头车来车往,绿谷拿着电子地图穿行其中,只觉得那冬日灰白的天都闪耀着金色的光。

 

12

对于绿谷的照片轰炸,轰倒是没有说太多其他的,只是详细地询问了绿谷的游学事宜和时间安排。绿谷在这方面对他无需隐藏,便也一五一十地尽数告诉了他。

轰最终以一个“嗯”结束了这个对话,然后在第二天主动地发了一张照片给他。

那是东京的街道,天还未亮,照片里还有几个安德瓦事务所的前辈,在之前的英雄聚会上绿谷与他们打过照面。他们穿着冬季制服,哈出的白烟在清晨的微光下尤为清晰。

“早上好”轰这般说道。

“早上好!!”绿谷回复道。

有时候绿谷觉得,这便是他和轰崭新的开始,或许自己曾经的遗憾能够得到一定程度上的弥补……但是事实又是怎样呢?

在巨大的快乐后往往伴随着强烈的不安,这是人之常情。

绿谷从纽约搭乘飞机前往渥太华,开始在加拿大的新一轮游学生活。

在加拿大的学习时常仅有两周,在这两周里绿谷和轰的联系在14小时的时差的缝隙里时断时续。

绿谷总是尝试着从轰的嘴里套出自己那天晚上到底说了些什么,但是轰似乎并不打算告诉自己,只是偶尔说一两句“你那天抱怨我不常同大家联系,又说其实是担心我什么的。”“你说你其实还挺喜欢喝啤酒的,我说你醉了,你死不承认。”

硬要说的话轰的举动就像是挠痒痒,今天说一点,明天说一点,却又句句都不挨绿谷心中最想要知道的那个点。绿谷每天守着他似是发善心般透露的那晚的事情,千万句话憋在心底说不出来。现在这个情况怎么说?直接问他自己那晚是不是向他告白了?或者说了些什么类似的话?

这和告白有什么区别?

他不敢往下想,把手机放回口袋,静心准备下午的课程。

13

在加拿大的行程有一个很有趣的项目,老师会在课程的最后几天带他们去极圈内的训练基地,在那里体验极寒环境的英雄活动。这个活动一向很受欢迎,不仅是因为它极寒条件的特殊性,还有一点就是,在活动基地可以看到极光。

虽然极光的形成和很多因素有关,但是巧合的是每年这个活动举办期间都是极光出现相对频繁的时节。

绿谷和轰说好了用手机给他直播极光,尽管绿谷觉得自己只不过是一厢情愿,但是这让他更加期待夜晚的到来。

在极寒训练基地能够自由活动的时间只有一晚,绿谷很早就做好了准备,首先和轰确认好日程,以免打扰他的工作,然后就是在包里塞上了两个充电宝,和一切他所能想到需要的东西。

绿谷很早就出发了,从训练基地道极光的最佳观测点大概有步行半个小时的路程,他握着手机,哼着歌,穿着厚厚的羽绒服远远地看起来就像个气球……如果他真的是个气球,那么他现在的心情早就足够他飞上天空绕地球一圈。当然这是玩笑话了。

他越往观测点走,天空就愈发澄净美丽。

极圈的处处都带着一种近乎是残酷的原始美感,广阔,尖锐,足以激起所有人内心最深处的恐惧和敬畏。

虽然自己的前后有同来的伙伴,但是绿谷还是不由自主地感到寂寞。

“你到观测点了吗?”轰的消息

绿谷想要回复,但是手套太厚,没办法回复。

绿谷努力给轰发了一个“OK”的表情,然后把手机放回口袋,继续向这片广袤土地的深处进发。

大约半个小时后,绿谷到达了观测点,不等他把手机拿出来就听到不远处的同班发出哀嚎——

“我的手机,手机好像不能用了。”

“我的也是,自动关机,开不了了,应该是这里太冷的原因。”

“你们还能联系到老师吗?”

“可以!”临时班长道,“来之前老师给我了这个通讯器,应该没大问题。”

大家或多或少都松了口气,但是在这个移动通讯如此发达的时代,缺少了随身的电子设备还是让人有些若有所失。

绿谷把手机从口袋里拿出来,它上面尚还残留着绿谷的体温。但是在这冬夜的寒风中也和其他设备一样成为了电子空壳。绿谷甚至还没来得及和轰说明今晚即将爽约的原委。

手机的屏幕完全地黑了,映出漫天明亮的星点。星点间蓝绿色的光带隐约闪现,然后那抹色彩在夜空中越来越闪耀,绚烂。

和作家在书里说过的一样,极光像仙女的裙裙摆。

如果世界上真的有仙女,那么自己会许什么愿望呢?

世界和平,成为NO1的英雄,还是……能够再那个下午把一切都说出口?

或许那样的话,自己就不会和现在这般地渴望能够得到轰的回应,也不会这般地思念他,希望他能够再自己的身边。

在这片夜空中,绿谷感觉自己实在是太过渺小了,而在这份渺小中所孕育的竟全是那咎由自取的孤独与卑微。

14

极光很美,也足以震撼绿谷的心灵。

但是他毕竟心中多有忧虑,极光结束后他没有和大部队一起庆祝,而是和几个身体不适的同伴一起早早地回到了基地。

手机维修花了一点时间,但是基地的老师对此多有经验,尽快地把手机送回了绿谷手上。

绿谷看着手机正常开机的界面,检查了一下基本性能后向老师道谢,便回到了自己所居住的旅店。

他犹豫地打开了信箱,看到轰的留言:

“绿谷,我这边处理完了。”

“绿谷,你到了观测点吗?”

“绿谷?”

“你还好吗?看到信息请回复我。”

“我联系了其他人,他们的消息你收到了吗?”

绿谷看着满屏的留言,鼻子有点酸,他脱下连指手套回复道:“我没事,请放心。”

“刚刚手机被冻关机了,这边太冷了。”

 

 “没事就好。”

“我很担心你。”

 

轰几乎是秒回,绿谷看着这两行字,眼泪顺着被干冷的脸颊滴到手机上……他哽咽着想要回复,却发现自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他心中想说的话总是这样,仅仅在自己的内心如海啸般摧毁着自己的一切理智,却又在自己应该将它们说出口的时候陷入令人恶心的踌躇。

绿谷时常觉得自己的这份踌躇毫无意义,但是既然当初说不出这句话,那么就算这时候否定自己这么多年的努力也是没有用的。自己的顾虑太多,从骨子眼里觉得有些话一旦说出口就一切都没办法回到过去。一句我喜欢你说出口很容易,但是绿谷实在是没办法想象若是被拒绝后自己和轰的关系会走向何方。

当初尚且年幼的自己选择了隐瞒一切,独自承担这份单恋的苦果,并且渴望有一天这份苦痛能够随着离别的时光而减淡,直至消失。然后自己就可以和一切都没有发生一样和轰以朋友的身份相处,谈笑。但是事实上呢?这份由自己软弱带来的痛苦又是怎样占据了他的一切心神的呢?

绿谷趴在旅店的床上,眼泪不住地流了下来……

错过了就不再会有了……也再也不会是那个人,那个比谁都温柔的轰焦冻了。

绿谷把自己缩在被子里,眼泪打湿枕巾,他痛恨自己的软弱,痛恨自己的言不由衷,也痛恨自己那可笑的“理智”。

“我喜欢你……轰焦冻……我喜欢你……”绿谷在被子里哽咽,想要大声哭喊却发不出声音。

夜晚的黑暗遮掩了很多东西,绿谷出久在这片黑暗中将自己的全部脆弱都暴露给了这片地球上最北的土地。

 

15

绿谷第二天早上才回复了轰的消息,他一边对着镜子里眼睛肿成桃核的自己苦笑一边给轰发可爱的笑脸颜文字。

绿谷不喜欢这样的感觉,但是这是他必须面对的。

需要他面对的事情还有很多。

昨夜在他睡着之前,他做了个决定,他打算在游学结束之前向轰焦冻表明自己的心意。

尽管他觉得这个决定是那般的自私而带有毁灭性,但是他是那样的喜欢轰焦冻。

他离轰焦冻越远,他的这份喜欢就越发猛烈。

在这份感情中,绿谷自顾自地折磨着自己,自顾自的卑微至极。但是这不是他想要的。这只会让他感到痛苦和扭曲。

现在想来,哪怕是那个没能将爱意说出口的下午,他的心中都是具有直面自己感情的觉悟的,而这份觉悟却被他自己在这无尽的自我折磨中弄丢了。

而他现在,只不过是将之取回,然后为这段有着世间最美好的开始的感情,画上一个只属于自己的句号。

 

16

离开加拿大之后绿谷随团一起搭乘飞机到达了澳大利亚。

澳大利亚时值盛夏,并不是非常让人好过的天气。

和极圈的苍白相比,加拿大的一切都泛着一种动人的金色。金色的原野、沙滩,还有阳光。这意外地让人感到平静。

在澳大利亚的课程安排意外地松散,带领他们的老师主张让他们亲近人群,体验异国的氛围并且从中掌握英雄所应具有的素质。托他的福,一行人在澳大利亚参观了不少地方。他们也走过了很多沙滩,同行的人里有几对情侣,他们在沙滩上画上爱心,然后合影留念。

绿谷看着他们的身影,海浪温柔地拍打着他的脚面。

他在海滩上待了很久,临走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他小心翼翼地在软沙上勾勒出爱心的形状,想拍下来给那个应还在睡梦中的人,却又觉得自己傻,不及他犹豫,海浪冲上沙滩,带走了一切。

 

17

在那之后绿谷还去了很多国家,由南非向上,在沙漠里学习如何应对炎热属性的敌人,然后过地中海,在欧洲游历。绿谷一路游学,拍了不少照片。虽然最开始他觉得这不过是属于自己的留念,后来他才知道这份喜悦的原动力是自己在与轰分享自己的生活。

这种感觉非常奇妙,轰不常给自己发他那边的照片,但是绿谷从点滴中还原了一个就连自己在日本国内都不曾了解过的属于轰的人生。

这让他觉得,自己和轰是在一起的。

而事实上这不过是他的错觉。在聊天时他便觉得自己和轰似乎面对面坐着,就如在雄英时一样,但是在两人不再对话时,那种思念的情绪却是之前的千倍万倍。

他不停地翻看之前保存下来的属于两个人的照片,两个人的聊天记录,并从中得到更多的不满足。

他虽早就做好了结束一切的觉悟,但是他喜欢轰这点确实是毋庸置疑的。

他想见轰,他想和他,哪怕是面对面的坐一会儿也好……

但是他又不想见轰,他不知道自己这时见到轰应该说些什么。

当他们互相发邮件的时候两人姑且还隔着几个时区,隔着飞机直达几个小时的距离,隔着一个屏幕,隔着一切绿谷可以理解为屏障的东西。

但是他,真的很想见轰。

这话说得是这般的矛盾,但是却又那样的真实。

18

游学的最后一站是冰岛,虽又是极圈内的培训,但是似乎又有所不同。但是对于绿谷来说,他又可以看到极光了。

和上次一样,绿谷邀请轰和他一起看极光。并且吸取了上次的教训,做了更加齐全的准备。

他想和轰一起看极光,然后告白。

经历了长达几个月的思想建设,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了。

在极光结束的时候,他会对轰说出自己一直没能说出口的爱语,然后面对一切的终结。

他的内心忐忑,却又出奇地平静和坦然。

那夜的极光很漂亮,绿谷开了视频却没有看到轰的脸。

“我这里不太方便视频,看你那边就好。”轰在电话那端说道。

绿谷对着摄像头点了点头。

他的心中有所遗憾,却又为此感到庆幸和心安。

这样的话至少被拒绝的时候他不会看到轰的表情,也挺好的,绿谷如是想。

他坐在观测点的凳子上,握着手机,因为寒冷发着抖,对着视频那头的轰说:“你看,那边已经有淡淡的光了。”

“嗯,我看见了。”

“他们说这次的极光会比上次还要盛大……但是具体什么原理我忘记了。”

“嗯。”

“呐,轰君,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好想和你一起看极光啊。”

“嗯,我们不是正一起看吗?”

“哈哈哈,也是。”绿谷苦笑道,“不过我们的确很久没有见面了。”

“两年多。”

“是啊,都两年多了。明明在雄英的时候天天在一起的……啊!你看那边……好漂亮啊……是湖蓝色,你眼睛的……”绿谷发觉自己的失言,小声继续道,“是轰君眼睛的颜色。”

“嗯,是的。”

“……很漂亮……”

“……”

绿谷本想等到极光结束的时候再说出自己想说的话的,但是他发觉自己的大脑似乎并不打算这样做,并且自顾自地说出了他的心里话。

“轰君的眼睛很漂亮,我很早就,想说了……”

“硬要说的话,比这极光还要漂亮。”

“……嗯。”

“因为很温柔嘛……一直那么温柔地注视着我,我现在闭上眼睛,都是在雄英的时候我们的点点滴滴……”

“我从那时候就喜欢你了。”

“这话我本不应该说出口的,我知道这样说真的很自私,毕竟如果这会让你困扰的话这不是我要看到的……”

“但是我真的,太喜欢你了。”绿谷觉得自己自己在发抖,但是他不知自己到底是因为寒冷而颤抖还是因为说出了自己一直想说的话而兴奋颤抖。

他仍旧自顾自地说,他虽然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但是他还是不那么愿意面对轰冰冷的答复,便一股脑地往下说了下去:“你不必因为我的喜欢困扰啦……我就只是说一说,然后你拒绝我,和我绝交都没关系的毕竟我自己也觉得……啊,但是如果可以我还是想要和你做朋……”

“绿谷。”

他听见电话那边轰的声音,啊,要开始了,自己要被拒绝了。绿谷停下了自己漫无目的的逃避,哽咽着等待着轰接下来的回复。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那天晚上你醉酒后和我说了什么吗?”

“……”

“你说,”

“会いたい。(想见你)”

“………………”绿谷听见身后的雪地里传来温柔的脚步声。

“你知道我怎么回复你的吗。”电话里的声音和身后的声音慢慢重合,然后汇作一个无比温暖的拥抱——

“我也想见你。”

在这个自己不曾奢望过的拥抱中绿谷抬头看向漫天的极光。

极光很漂亮,就如之前所听说的,是前所未有的盛大。

 

—FIN—

 

写在后面

这篇断断续续写了很久,是吉利老师的生贺,拖了很久太不好意思了呜呜呜。

是点歌写文,曲子是伊东歌词太郎桑的《春に一番近い街》

写的和原曲的温暖气息有很大差距,稍微有点遗憾(土下座)这首歌给我的感觉是哪怕是我不够完美因为爱也想立刻就见到你hhh这种不顾一切的甜美恋爱了。当时脑补的是绿谷在海外给轰写明信片,最后却变成了完全不同的样子。也不知道大家会不会喜欢。

发的有点匆忙,应该还会有改动,欢迎评论呀~


班上的轰焦冻同学的便当似乎非常丰盛。

雄英学生轰×普通职员久(同居关系)

@陌凉|・ω・)-高三咕咕中 去年九月点的“养成”……虽然一点养成的要素都没有表现出来hhhhhh实在是拖了很久非常抱歉
说是普通职员也看不出,我只是在自己脑补年下而已hh

“你喜欢哪种花呢?”
“我喜欢兄长喜欢的樱花。”

摸了那个很有名的刀乱跑团《花瓣飞舞》的鱼😭😭
真的非常心疼剧本里的他们,看见那只被烧毁了一半的千纸鹤里写的字之后没忍住哭了出来

稍微录了一下过程→B站av40798108

虽说我家sai终于让我画画了(指不会崩)

但是越画越觉得奇怪,鼻子啊啥的不知道怎么画才好


之后的更新大概都是轰出还债,争取半年内还完吧😌


摸了个茶球
肩上那个是蝴蝶
含微乎其微的大莺要素(指备前蝶)

我什么时候才能不画翘鼻子😭

就很厉害

呆阿鹿:

思考新年画啥然后想到一首老歌 可我想到的并不是这两首 但莫名被这个女人说的我有点想画了(・_・;

虽然说不清楚,但是就是有哪里看起来很奇怪的接龙图
不上色还好😑P2是比较正常的线稿
大概是把王子扑倒在地的平民少女

限流真的好严重啊…哭哭; ;